喝酒真的有利於心臟健康?從“法國悖論”說起

品酒,品酒會,紅酒,葡萄酒,紅葡萄酒,墨爾堡葡萄酒,品酒知識,單寧,好酒配生活,葡萄酒香氣

心血管病仍是威脅人類生命健康的頭號疾病,其中最主要的冠心病。

如何才可以有效防治冠心病,降低這種風險呢?

很多人都說,適量喝酒,特別是喝葡萄酒可以保護心臟健康,減少心臟病死亡率。

雖然,近年來這一說法已經遭到越來越多的質疑甚至否定,但是,這在上世紀90年代曾經一度成為醫學界的主流觀點。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這需要從“法國悖論”開始說起。

心絞痛與“愛爾蘭悖論”
1981年,發表在《柳葉刀》上的一項研究發現,雖然法國人每天吃被認為是冠心病主要危險因素的動物飽和脂肪不低於西方其他國家,但冠心病發病率卻要低得多。

為了解釋這種情況,文章作者創造了“法國悖論”這個術語,並認為,喝酒,特別是葡萄酒喝得多是造成這種悖論的主要原因。

然而,喝酒可以降低冠心病風險的說法,這並非首創。

早在1819年,一位名叫塞繆爾·布萊克的英國醫生就觀察到愛爾蘭人冠心病發病率顯著低於英格蘭人,並把喝酒習慣的不同作為解釋這種現象的原因。

心絞痛自從被一位叫威廉·赫伯登的醫生在1768年提出後,雖然沒有得到廣泛重視,但也不煩研究者。

布萊克就是冠心病早期的研究者之一,心絞痛心肌缺血的機制(當時還是假說)也是由他提出來的。

布萊克與另一位名叫麥克布賴德的更早的研究者對心絞痛進行了大量很好的觀察,發現這種疾病似乎與肥胖有關,主要見於社會上層習慣於久坐的人士,……並認為辦公桌前身體前傾的坐姿促進胸部(應該是“將軍肚”上腹部)脂肪的堆積,從而阻礙了胸部的血液迴圈,導致心絞痛的發生。

他們還發現,該病主要見於男性,女性罕見;幾乎全部發生在50多歲,20多歲極少發病;患者中的大多數脖子很短,傾向於比較肥胖。

在對不同國家冠心病發生率的比較研究中發現,愛爾蘭發病率明顯低於英格蘭,可能的解釋是愛爾蘭人吃更多的蔬菜,人口肥胖率更低,體力活動量更大,並且較少喝帶有“血腥性”(高半胱氨酸?)的液體。重要的是,愛爾蘭人喝更多的酒,尤其是葡萄酒。

當然,也包括英格蘭人更多久做導致胸部脂肪堆積的壓迫。

也就是說,早在18、19世紀就有人把喝酒,特別是葡萄酒當成愛爾蘭人較少冠心病的保護因素,可以稱之為“愛爾蘭悖論”。

後來,他們又觀察到,法國人的心絞痛發病率比愛爾蘭更低,法國人喝更多的葡萄酒同樣被當成重要的保護因素——就是說,早在19世紀,“法國悖論”就已經初露端倪。

法國悖論的提出

上述1981年發表在《柳葉刀》上研究中,作者通過比較法國巴黎佇列研究和“7國佇列研究”的資料發現,雖然法國人吃的動物脂肪一點也不比其他西方國家低,但是冠心病發病率卻要低得多,8.6年累計發病率,7國總體上每千人高達93.9,法國僅有29.7;並將發病率的巨大差異主要歸因於喝葡萄酒的量,並首次使用了“法國悖論”這個術語。

法國悖論的確立
此後,“法國悖論”開始頻頻見於電視、報端等通俗媒體。比如,1990年美國一個“新聞60分鐘”的電視節目還做了一期“法國悖論”專題。

到1992年,兩位學者又在《柳葉刀》上發表了一篇題為“葡萄酒、酒精、血小板和冠狀動脈心臟疾病的法國悖論”的論文,專門為“法國悖論”提供了更多證據。

作者首先比較了世界衛生組織主持的MONICA (心血管疾病趨勢和決定因素監測)專案的資料,發現法國幾個地區冠心病死亡率明顯低於其他西方國家,僅高於日本和中國,女性甚至低於中國。

在分析所有危險因素後,作者認為法國冠心病死亡率低於其他高脂肪消費的西方國家主要原因是喝更多的葡萄酒。

基本結論是,每天每20~30克酒精含量的葡萄酒消費為法國人冠心病發生提供了保護,死亡率至少降低了40%。

至於這種保護的機理,認為一是葡萄酒可以增加血液高密度膽固醇(HDL)即所謂“好”膽固醇濃度,另一方面是可以防止血小板的凝集,從而可以防止動脈粥樣硬化的形成和進展。

這篇論文的發表正是宣告了“法國悖論”登上了國際醫學學術研究的舞臺,在西方激發巨大波瀾,引來了更多科學家和機構的跟進研究。

隨後大量新的研究為“法國悖論”提供了支援性證據,尤其是流行病學方面的研究證據大多支援法國悖論,因而,喝酒保護冠心病在上世紀90年代嫣然成了世界主流醫學界的共識。

至於,機制方面除了升高HDL外,還有人發出多酚抗氧化劑說,尤以被熱捧多年的白藜蘆醇最為炙手可熱。

但是,研究證據也並非鐵板一塊,相反的證據也不斷湧現,並不斷積累。

隨著研究的深入,“法國悖論”的皇帝新衣一件件被新的證據扯下,最終無可避免的歸於破產。

Scroll Up